附属单位

瑞康医院:慢性皮肤病,中医来断根

来源:瑞康医院 作者:黄桂勋 时间:2016年01月04日 点击:2,646 字号:

  “今天,我怀着感激的心情,向你们反映医德高尚、医术精湛的好医生——柏彩宝医生,解决了困扰我多年的疾病……”陆老伯托女儿带给广西中医药大学附属瑞康医院的信里,道出了许多皮肤病康复病人对柏彩宝医生的感激之情。柏医生收到送来的感谢信和锦旗不计其数,这源于他对中医辨证治疗皮肤病的坚持。

见病知机 一个月治好大片皮肤溃烂

  在过去两年里,对于60岁的陆老伯来说“看病难”并不是有病无钱医治,也不是身边的医疗卫生资源稀缺,而是走遍区内各大三甲医院和私人诊所,花了数万元,医生对他的病仍然无计可施。

  陆老伯14年前突然遭遇一场车祸,手术后他带着尿管生活了13年,可自2013年开始,他发现前胸长了红斑、丘疹和水泡,瘙痒难忍,自行到药店购买药膏涂抹,也不见好转。慢慢的,皮肤出现破溃、流脓,面积也越变越大,辗转于各大医院住院、打针、吃药,但病情仍反复发作,迁延难愈,不断折磨着陆老伯,严重影响了他的生活。一天晚上陆老伯和女儿准备到瑞康医院住院治疗碰运气,当晚皮肤科病房值班的正好是柏彩宝医生,柏医生详细询问病情及前后治疗的经过,并细心进行切脉和舌诊,考虑陆老伯的病情是由于长期留置导尿管所致的湿疹,他根据长期的经验判断,建议陆老伯用纯中药治疗即可,无需再住院,于是他为陆老伯开了七天中药带回家吃。由于曾辗转过各大医院,陆老伯的女儿心想“这该不会是因为没有病床才用一张药方把我们打发走的吧?”不过看着眼前的年轻医生信心满满,她半信半疑地和父亲回家吃中药。

  陆老伯早期舌质红、苔腻、脉滑,柏医生考虑为湿热浸淫,用药以祛邪为大法,用药一个星期后,陆老伯的患处竟不再出水流脓。第二次陆老伯准时来复诊,后期用药则以扶正为主,达到病邪去而不伤正。吃完柏医生开的第三次药之后陆老伯的患处便痊愈,“用中药治疗前后一个月,总费用才几百元,真是方便又便宜!”陆老伯的女儿直感叹。一年来,陆老伯的病再没有复发,康复后的陆老伯亲自写了一封感谢信,要求女儿订了一面锦旗亲自交给柏医生表示感谢。

辨证论治荨麻疹  疗效显著受欢迎

  “医生,我也得了荨麻疹,麻烦你也帮我治一治。”60岁的吴阿姨看了瑞康医院官方网站上关于柏彩宝医生治疗荨麻疹的报道后,特地赶来找他看病。

  原本吴阿姨和老伴每隔一段时间就去澳大利亚与在那工作的孩子一起生活,可前些年她发现一去澳大利亚荨麻疹就会发作,身上奇痒难耐,犹如小动物在身体里爬行,这可急坏了孩子,也苦了老伴,为了治疗这荨麻疹,她和老伴在中国和澳大利亚来来回回好几次。一次上网搜寻中偶然的发现才有了前面的一幕。辨证明确后,柏医生为吴阿姨开了中药方,并细心提醒吴阿姨避免接触致敏源,谨防食物过敏,病情一旦控制,不宜马上停药,并且不应频繁更换医生。

  吴阿姨谨遵医嘱,三个月后,她的荨麻疹不再复发,澳大利亚和中国两地跑再无担忧。半年来,吴阿姨身上的荨麻疹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后来,吴阿姨得知邻居姑娘也得了荨麻疹,当即推荐找柏医生治疗,当得知柏医生也把姑娘的病治好了,她乐得合不拢嘴。

  柏医生的诊室里,时常挤着自己治好荨麻疹后带着亲戚朋友来治病的病友。对于如何能短期内攻破如此难治的皮肤病,柏彩宝医生表示,中医辨证因人因时而异,治疗时需抓住主要问题,针对性用药,很多荨麻疹病人,并不需要先压住风团不长,在用药前先和病人解释清楚,等病因清除、气血调和、阴阳平衡后,风团将不治自愈。

年轻中医的中医梦

  柏彩宝医生自幼耳濡目染于擅长治疗跌打损伤疾病的中医父亲,在华西医科大学和成都中医药大学就读时,他的老师有脾胃派、滋阴派、内经派,后来他自学了火神派,又跟随老师学习了伤寒杂病论,可他觉得还远远不够,仍坚持长期实践,从不脱离临床,认为勤求古训、重视经典是学好中医不可或缺的法宝,平时坚持睡前都看医案背古籍,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与积淀,各种疑难杂症都能在纯中医的治疗下痊愈。

  “黄芪跟党参都是补气药,但两个是有区别的,黄芪是‘守而不走’,党参是‘走而不守’,也就是说党参可以推动‘气’,但黄芪是固表,所以你看针对这个病我黄芪和党参一起用。”柏医生边开药边对旁边的实习生解释,他希望跟随自己的实习医生能学到真本领,传承中医。

  中医博大精深,派别很多,但柏医生并不偏好于用何方何派,“中医辨证治疗很多,辨证准确是关键,宜针对性用药,切不可千人一方。”

  中医到国外往往很吃香,曾经有朋友叫他一起去瑞士,他拒绝了,“我想做一个真正的纯中医传承者。”33岁的他道出了自己的心愿。

陆老伯的女儿为柏彩宝医生送来锦旗表示感谢

录入:瑞康医院  编辑:蒋婷婷